破茧成蝶
发布时间: 2022-08-31 浏览次数: 10

破茧成蝶


昔者庄周梦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,自喻适志与!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?蝴蝶之梦为周与?周与蝴蝶,则必有分矣。此之谓物化。

两千多年前的庄周做了一场梦,梦为“栩栩然蝴蝶”,醒来后则迷茫于“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?蝴蝶之梦为周与?”这不过是一场“白日梦”,不然又如何能在梦里都清楚地意识到“周与蝴蝶,则必有分矣?”

大学生活就是一场如庄周梦蝶般的“白日梦”,在其中我们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“栩栩然”“蘧蘧然”,或者“欣欣然”“跃跃然”,甚至“凄凄然”“戚戚然”……而临至毕业,也能清醒地感知到我们身上发生的变化。

这些变化是什么呢?“化蝶”的前提是“破茧”,这“茧”是能感觉到束缚住自己的任何东西。可以是限制我们自由飞升的沉重肉身,是疫情封闭起来的生活半径,是过去生活中的挫败、失望、沮丧、苦恼,也可以是对于未来生活的当下迷茫,焦虑,不安,惶恐……但只要你能清楚地意识到这些束缚的“茧”,那么就请不要担心,因为你已经是“觉然”的了。

“化蝶”,所“化”者何?从庄周到蝴蝶,这种变化表面看是一种外部的物理变化,但同时也是一种内部的心理变化。毕业让我们从“象牙塔”走进“大染缸”,从学生身份转变为社会人,昨日的老师变同事或同行,今日的同学也可能变同事或对手。它更深一层的变化其实是文化变化,在内外之间,有一个巨大的文化世界,它表现为各种习惯、符号、头衔、等级、意义、价值等。

如果说毕业典礼是一场盛大的仪式,它强化我们关于“梦觉”的清醒意识。那么毕业展览则是一场盛大的纪念,它纪念着我们身体的“一部分”——每一件作品都是我们在“茧”与“蝶”之间来回挣扎、抵抗、斗争、破化的痕迹,其中凝结着欣喜、欢愉、悲伤、思索、彷徨……而这些正是我们在过去四年、三年甚或七年时光中的真实存在之迹。